• 你心里最美的情詩是哪首?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說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說是遼遠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問我的煩憂,
我不敢說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說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問我的煩憂,
說是遼遠的海的相思。
說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詩詞鑒賞網權威發布世界上最美的十首愛情詩。
【導語】愛情是什么?是生死相托的承諾,是風雨同舟的責任,是患難與共的付出,是相濡以沫的情深。愛是人性的美的力量。愛你年少時的桃之夭夭,更愛你年老時的白發蒼蒼。因為愛情,在那個地方,依然還有人在那里游蕩,人來人往。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印-泰戈爾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又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又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無法抵擋這種思念,卻還得故意裝做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里;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明明無法抵擋這種思念卻還得故意裝做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里 而是面對愛你的人,用冷漠的心,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溝渠。 注:拉賓德拉納特·泰戈爾(1861年—1941年),印度著名詩人、文學家、社會活動家、哲學家和印度民族主義者。1861年5月7日,拉賓德拉納特·泰戈爾出生于印度加爾各答一個富有的貴族家庭。1913年,他以《吉檀迦利》成為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亞洲人。他的詩中含有深刻的宗教和哲學的見解,泰戈爾的詩在印度享有史詩的地位,代表作《吉檀迦利》、《飛鳥集》、《眼中沙》、《四個人》、《家庭與世界》、《園丁集》、《新月集》、《最后的詩篇》、《戈拉》、《文明的危機》等。
當你老了 愛爾蘭-葉芝
當你老了,頭白了,睡意昏沉, 爐火旁打盹,請取下這部詩歌, 慢慢讀,回想你過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們昔日濃重的陰影; 多少人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 愛慕你的美麗,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個人愛你那朝圣者的靈魂, 愛你衰老了的臉上痛苦的皺紋; 垂下頭來,在紅光閃耀的爐子旁, 凄然地輕輕訴說那愛情的消逝, 在頭頂的山上它緩緩踱著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間隱藏著臉龐。 注:威廉·巴特勒·葉芝(WilliamButlerYeats,1865年6月13日~1939年1月28日),亦譯“葉慈”、“耶茨”,愛爾蘭詩人、劇作家和散文家,著名的神秘主義者,是“愛爾蘭文藝復興運動”的領袖,也是艾比劇院(AbbeyTheatre)的創建者之一。葉芝的詩受浪漫主義、唯美主義、神秘主義、象征主義和玄學詩的影響,演變出其獨特的風格。葉芝的藝術代表著英語詩從傳統到現代過渡的縮影。葉芝早年的創作具有浪漫主義的華麗風格,善于營造夢幻般的氛圍,在1893年出版的散文集《凱爾特的薄暮》,便屬于此風格。然而進入不惑之年后,在現代主義詩人艾茲拉·龐德等人的影響下,尤其是在其本人參與愛爾蘭民族主義政治運動的切身經驗的影響下,葉芝的創作風格發生了比較激烈的變化,更加趨近現代主義了。
我曾經愛過你 俄國-普希金 我曾經愛過你 愛情也許在我的心靈里 還沒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會再去打擾你 我也不想再讓你難過悲傷 我曾經默默無語地 毫無指望地愛過你 我既忍受著羞怯 又忍受著嫉妒的折磨 我曾經那樣真誠 那樣溫柔地愛過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個人也會象我一樣愛你 注:亞歷山大·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1799年6月6日-1837年2月10日)是俄羅斯著名的文學家、被許多人認為是俄國最偉大的詩人、現代俄國文學的奠基人。19世紀俄國浪漫主義文學主要代表。代表作有詩歌《自由頌》、《致大!、《致恰達耶夫》等,詩體小說《葉甫蓋尼·奧涅金》,中篇小說《上尉的女兒》等。
我是怎樣的愛你 英-勃朗寧夫人 我是怎樣的愛你 訴不盡心中萬語千言 我愛你的程度 是那樣的高深和廣遠 恰似我的靈魂 曾飛到了九天與黃泉 去探索人生的奧秘 和神靈的恩典 無論是白晝還是夜晚 我愛你不息 象我每日必須的食物從不間斷 我純潔的愛你 不為奉承吹棒迷惑 我勇敢的愛你 如同為正義而奮爭 愛你,以昔日的巨痛和童年的忠誠 愛你,以眼淚,笑聲及全部的生命 要是沒有你,我的心就失去了圣賢 要是沒有你,我的心就失去了激情 假如上帝愿意 請為我做主和見證 在我死后 我必將愛你更深,更深.... 注:伊麗莎白·芭蕾特·布朗寧,又稱勃朗寧夫人或白朗寧夫人,是英國維多利亞時代最受人尊敬的詩人之一。生于1806年3月6日。十五歲時,不幸騎馬跌損了脊椎。從此,下肢癱瘓達24年。在她39歲那年,結識了小她6歲的詩人羅伯特·勃朗寧她那充滿著哀怨的生命從此打開了新的一章。她的作品涉及廣泛的議題和思想,對艾米麗·狄金森,艾倫·坡等人都有影響。
一棵開花的樹 中國-席慕蓉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他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在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請你細聽 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于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注:席慕蓉,原名穆倫·席連勃,著名詩人、散文家、畫家。1943年10月15日生于重慶,蒙古族,是王族之后,外婆是王族公主,后隨家落居臺灣。她于一九八一年出版第一本新詩集《七里香》,在臺灣刮起一陣旋風,其銷售成績也十分驚人。她的作品歌唱人生、故土和愛情,詩風溫婉清秀、意向單純而節奏流暢。一九八二年,她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成長的痕跡》,表現她另一種創作的形式,延續新詩溫柔淡泊的風格。
見與不見 中國-倉央嘉措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里 不增不減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 不舍不棄 來我懷里 或者 讓我住進你的心里 默然相愛 寂靜喜歡 注:倉央嘉措(1683—1706年),為第六世達賴喇嘛,門巴族人,西藏歷史上著名的人物。
致橡樹 中國-舒婷 我如果愛你—— 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愛你—— 絕不學癡情的鳥兒, 為綠蔭重復單調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來清涼的慰藉; 也不止像險峰, 增加你的高度,襯托你的威儀。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這些都還不夠!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緊握在地下; 葉,相觸在云里。 每一陣風過, 我們都互相致意, 但沒有人, 聽懂我們的言語。 你有你的銅枝鐵干, 像刀,像劍,也像戟; 我有我紅碩的花朵, 像沉重的嘆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 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 仿佛永遠分離, 卻又終身相依。 這才是偉大的愛情, 堅貞就在這里: 愛—— 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 也愛你堅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注:舒婷,女,1952年出生于福建石碼鎮,中國當代女詩人,朦朧詩派的代表人物。舒婷,原名龔佩瑜,從小隨父母定居于廈門,1969年下鄉插隊,1972年返城當工人,1979年開始發表詩歌作品,1980年至福建省文聯工作,從事專業寫作。
偶然 中國-徐志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注:徐志摩,(1897年1月15日—1931年11月19日),現代詩人、散文家。原名章垿,字槱森,留學英國時改名志摩。曾經用過的筆名:南湖、詩哲、海谷、谷、大兵、云中鶴、仙鶴、刪我、心手、黃狗、諤諤等。徐志摩是新月派代表詩人,新月詩社成員。1915年畢業于杭州一中,先后就讀于上海滬江大學、天津北洋大學和北京大學。1918年赴美國克拉克大學學習銀行學。十個月即告畢業,獲學士學位,得一等榮譽獎。同年,轉入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院,進經濟系。[1]1921年赴英國留學,入劍橋大學當特別生,研究政治經濟學。在劍橋兩年深受西方教育的熏陶及歐美浪漫主義和唯美派詩人的影響。奠定其浪漫主義詩風。1923年成立新月社。1924年任北京大學教授。1926年任光華大學、大夏大學和南京中央大學(1949年更名為南京大學)教授。1930年辭去了上海和南京的職務,應胡適之邀,再度任北京大學教授,兼北京女子師范大學教授。1931年11月19日因飛機失事罹難。代表作品有《再別康橋》《翡冷翠的一夜》。
錯誤 中國-鄭愁予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里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注:鄭愁予,原名鄭文韜,祖籍河北寧河,1933年生于山東濟南,當代詩人。臺灣中興大學畢業,中國海洋大學駐校作家。他的《錯誤》、《水手刀》、《殘堡》、《小小的島》、《情婦》、《如霧起時》等詩,不僅令人著迷,而且使人陶醉。被稱為“浪子詩人”,“中國的中國詩人”。
煩憂 中國-戴望舒 說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說是遼遠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問我的煩憂, 我不敢說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說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問我的煩憂。 說是遼遠的海的相思, 說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注:戴望舒,男,名承,字朝安,小名海山。1905年11月15日(農歷9月7日),出生于浙江杭州,祖籍南京祖洪成谷村。后曾用筆名夢鷗、夢鷗生、信芳、江思等。詩人,翻譯家。他先后在鴛鴦蝴蝶派的刊物上發表過三篇小說:《債》,《賣藝童子》和《母愛》,曾經和杜衡、張天翼和施蟄存等人成立了一個名謂“蘭社”的文學小團體,創辦了《蘭友》旬刊。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愿。
若逢新雪初霽,滿月當空
下面平鋪著皓影
上面流轉著亮銀
而你帶笑地向我步來
月色與雪色之間
你是第三種絕色
不知月色加反光的雪色
該如何將你的本色
——已經夠出色的了
合譯成更絕的艷色?
——余光中《絕色》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當年第一次讀這首詩以及了解其背后故事時,心中感動萬分。
世間上為情一字最感人,也最傷人。蘇軾與他的妻子王弗之間的愛情經受住了時間的沖刷,跨越了生與死的距離。雖然這首詞中表達的愛情沒有那么浪漫與美好,沒有一絲喜悅與幸福,但是卻表現出了愛情的?菔癄和地久天長。
可惜蘇軾與王弗沒能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希望他們在來生能夠一起度過一生!
沒有最美,只有更美……
以前喜歡人生若只如初見,現在覺得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好應景。哈哈

    網絡快照

本站所有信息來源于互聯網,用于學習參考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愛問知識網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开奖公告